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熱點 > 正文

“便利店+”時代正在來臨

2018-06-14 18:30:45    來源:北京晚報    

“便利店+”時代正在來臨

一到中午,寫字樓附近的便利店就變成“食堂”。

午休時間,上班族走出寫字樓,在便利店內用便當解決中餐;炎炎烈日下,行人推開街邊便利店的大門,用一瓶冰飲消暑解渴;冬日夜晚,想吃宵夜的小夫妻,在樓下便利店就能買到熱乎乎的關東煮。

近兩年,便利店開始越來越多的融入到北京百姓的日常生活。不過,受制于氣候、規劃、消費習慣等因素,截至2017年,北京每9620人才擁有一家便利店,在全國大城市中僅位居20位。但落后也意味著更大的成長空間:隨著利好政策的出臺和雜牌軍的漸次退場,便利店企業正在通過差異化經營搶灘這片藍海。數據顯示,北京便利店2017年增長率達到20.7%。

在業內人士看來,便利店不僅能提升城市的形象,更能提升一個城市的服務能力,而這剛好契合了當下北京市補充、發展便民商業服務設施的決心。

■ 便利店北京有三個“半”

同為最接地氣的零售業態,便利店在大部分北方地區的存在感要低于小賣部和社區超市。

“便利店一般采用連鎖經營的方式,它的商品品質、管理方式、門店形象都是要優于小賣部的。”中國連鎖經營協會副秘書長王洪濤在接受北京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便利店更多地出現在商務區,相對于社區超市,便利店更加小而精,商品結構側重于即用、即食品,與家庭生活相關的米面糧油、糖鹽醬醋等商品較少:“便利店的商品特征是拿到就吃、拿到就用的,而不是拿回去服務于其他的事情。”

同樣是便利店,不同的企業定位也各不相同。好鄰居總經理陶冶介紹,以7-Eleven為代表的日系便利店,其最大品類是鮮食,包括常溫的面包,低溫的便當、三明治、果切,以及現場加工的蒸包、關東煮等;以美宜佳、唐久等為代表的內資便利店,銷售額最大的品類是香煙,飲料和休閑食品位列第二、第三。

便利店要解決消費者“最后一公里”的需求,因此,便利店的密集度直接決定了是否便利。《2017中國城市便利店指數》顯示,在全國36個重點一、二線城市中,飽和度最高的五個為東莞、長沙、太原、深圳和廣州,分別為每1012人、1531人、2101人、2228人、3076人擁有一個便利店,北京位居第20,每9620人擁有一家便利店。

“地理與氣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因為便利店售賣商品的很大一塊是水和飲料,南方天氣熱,水和飲料的銷量很大,南方晚上的經營時間也相應長一些、客流也相對多一些。”王洪濤介紹,其次就是城市規劃的區別,北京的馬路大多很寬,過馬路去便利店并不方便,而南方城市道路較窄、弄堂小巷較多,更適合便利店這種業態。

業內人士習慣用三個“半”來總結:只能做半年(冬天太冷)、半天(夜間消費習慣未養成)、半邊街(路太寬)的生意,客流少、賺錢少,做這門生意的人自然就少了。

“雖然北京現在的便利店數量與上海相比有一定差距,但過三年應該可以追平,因為上海的市場已經基本飽和,而北京便利店市場正在超速成長。”全時便利店北京總經理楊波說。

■ 證照松綁給便利店送“便利”

2017年,北京市進行了“開墻打洞”專項整治,大量無證的小賣部、菜店撤離。根據規劃,部分騰退空間將被改造為一刻鐘便民服務圈、補足便民服務設施。

這會給便利店帶來新的機會嗎?

楊波認為這是肯定的:“便利店的商品都是有嚴苛的審核體系,廠商標準化生產、統一配送,全程冷鏈、一日四配,店面干凈明亮,這是傳統小賣部、夫妻店做不到的,他們的證照未必齊全,進貨渠道無法把控。因此,未來便利店的發展空間確實更大。”

陶冶表示,過去有部分便利店就是開在這些底商中,治理開墻打洞后,商鋪減少、租金提高,成本也大幅度上升,便利店企業必須重新調整格局,但同時,個體店退出也會為便利店帶來市場增量,長遠來看利大于弊。

“現在還不明顯,但這部分的市場空間會在接下來的一兩年中慢慢釋放出來。”王洪濤表示,“這兩年北京的政策是越來越好的,發展速度也起來了,消費者的認知度也越來越高。”

楊波介紹,《關于進一步促進連鎖經營發展的意見》《進一步優化連鎖便利店發展環境的工作方案》等政策,不僅使搭載簡餐的便利店辦理食品經營許可的難度降低,還對試點便利店企業實行“一區一照”登記,而最近的好消息是,北京便利店最多僅需5個工作日就能拿到食品經營許可證,除此之外還有“早餐工程”等專項資金支持。

但陶冶也坦承,政策利好并不代表便利店就能應聲而開,現在,找鋪子成為一個難題:“鋪子本來就少,而便利店的商品價格比較固定,所以在租鋪子的時候,我們跟定價隨意的服務行業就很難競爭。我們希望手中有商鋪資源的居委會、物業,在出租的時候,可以多考慮我們這些解決市民基本需求的行業。”

■ 城市服務搭載“便利店+”

陶冶介紹,好鄰居在開店前會通過場外大數據來分析這個區域適合開一個怎樣業態的店:偏重社區環境的開綠標店,滿足簡單做飯的小家庭、老人和孩子的消費需求,生鮮和凍品較多;偏重商務環境的開紅標店,滿足上班人群的快速就餐需求,鮮食較多。

而同一個類型的店,也會因商圈環境的差異:“比如在普通小區設店,那店里的散裝生鮮就要多一些。而另一家開在中高檔封閉小區內的綠標店,標準包裝的生鮮則能占到銷售額的20%左右。我們還會把小區居民發展成會員,通過微信群等方式進行精準營銷,比如我們周末現切三文魚,居民可以通過微信預訂,也因為比較封閉,這個店晚上九點之后就是無人售貨,刷臉就能進來。”

而借助攝像頭、傳感器、人臉識別系統,陶冶可以足不出戶監控300多家門店的經營情況,通過將顧客和商品高度數字化,實現店鋪管理的智能化。

“便利店這個概念其實是涵蓋方方面面的,它首先是解決吃的問題以及日常生活的需求,除此之外,市民可能需要打印文件、照片,環衛工人需要喝水的地方,老弱病殘需要幫助,顧客的需求隨時在變,全時也隨時在變。”楊波說,便利店應該是城市服務能力的重要載體,應該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更多的服務通過“便利店+”實現,如+線上、+社區、+KTV、+健身房、+生鮮、+智能貨柜等。

而相對于日系便利店,楊波認為全時的優勢在于對北京便利店市場更加了解,更擅長本土化經營:“我們能想到去賣炒餅、油條、豆腐腦、棗窩頭、菜團子,它們不見得可以做到。”

編輯: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英國駐華大使館與中信銀行全新升級“如意簽”服務
下一篇:2018世界杯球迷狂歡節即將在俄羅斯多個城市開幕

分享到: 收藏
北京快3官方手机版